誰知我電子書下載電子書下載 -- 最新最全的電子書下載網歡迎您^_^

雙人傘:葉永烈家庭傳記下載

雙人傘:葉永烈家庭傳記

  • 電子書名稱:雙人傘:葉永烈家庭傳記
  • 電子書分類:傳記
  • 電子書作者:葉永烈
  • 電子書類型:TXT/PDF
  • 信息來源:當當網
  • ISBN:9787101111118
  • 出版時間:2015-8-1
  • 出版社:中華書局

免費下載說明:

  • 一、《雙人傘:葉永烈家庭傳記》是作者【葉永烈】創作的原創小說作品,經版權方同意授權給誰知我電子書下載提供該小說免費下載!
  • 二、誰知我電子書下載免費提供TXT小說,TXT電子書下載。本站所有電子書資源均由網友提供的網盤,所有資源本站不負責保存,如果您認為本站的內容侵犯了您的版權,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將該鏈接刪除。本站不負一切責任!

雙人傘:葉永烈家庭傳記目錄

自序
雙人傘
雙人傘/3
“同是天涯淪落人”/9
相親/14
《十萬個為什么》成了定情物/19
見父母/23
葉家身世/27
楊家尋根/33
櫥窗里的訂婚照/39
“執手相看淚眼”/44
兩地分居/48
“背水一戰”/52
“寒窯雖破能避風雨”/55

雙人傘:葉永烈家庭傳記在線試讀

充滿愛的家
  面對“文革”中艱難的生活,妻寫下了《充滿愛的家》:
  當我們家里有了兩個孩子后,生活負擔更重了,生活正在嚴峻地考驗我們。愛,使我們度過了困難時期。
  在“文革”中我們的工資都很低,我們除了用這微薄的工資維持一家四口的生活外,還要寄錢給兩家母親,照顧好他們的生活。所以我們平時是非常節省的。每當發下工資,我們就分成幾包,一包是給我媽媽的,一包是給婆婆的,一包是買米的,一包是買菜、日用品和水電煤的,一包是孩子的托兒所費。另外剩下一點點是機動的,可以給孩子看病什么的。
  “文革”期間本來就沒有什么東西好買的,但由于我們的住處離郊區近,蔬菜還是可以買到的,只是油要定量。如果兩個孩子都太太平平不生病還好,要是哪個孩子生病了,家里就很苦。

  大兒子舟舟小時候身體不好,常常感冒發高燒,經常去醫院,有一次居然一個月里去了十一次醫院。一天,他高燒到 40攝氏度,烈又出差不在家,我坐在他身旁急得直流眼淚,我用手輕輕地撫摸著他。小舟舟很懂得母親焦急和關愛的心情,高燒中的他居然安慰我,說:“媽媽別哭,我很快會好起來的,媽媽別哭!”愛的暖流在母子心中交匯,有什么比這更讓作母親的我更欣慰的呢!

  就在那個月到離發工資的日子還有一個星期,可是手頭只剩下六角錢,我的同事和朋友知道后都要借錢給我們,一位姓路的老師,她一定要給我錢,還說你先拿著,不管什么時候還都沒有關系,還有的同事要我申請工會補助,那時候申請工會補助是很普遍的,但這一切都被我婉言謝絕了,我們硬是頂著過來。有時全家一天就吃五分錢的青菜和幾小塊腐乳,也不向別人借錢,也不向工會要求補助。同事們在背后說,別看小楊現在生活條件差,將來定會有出息,真是“人窮志不窮”哪!

  那時,我們家沒有衛生設備,但是為了孩子們健康清潔,每逢天冷時我與烈便把煤球爐生好,拎到閣樓里,使小小閣樓很快暖和起來,就在閣樓里給孩子們洗澡。夏天雖然洗澡方便了,但由于房子太小,一到夏天很熱,舟舟小時候常常在夏天會生熱癤子,很痛的。每天洗完澡就給他上藥。但他從不因癤子痛而哭。秋天到了舟舟就出運了,人也長胖了,不再生熱癤子了。

  每逢過年過節,別人家的孩子們都有吃好多東西,我們錢不夠。但是再苦也要讓孩子有個過年過節的歡樂。于是過年時我們自己動手做年糕,中秋節時自己做月餅,端午節時自己包粽子(不過粽子包得不標準,鄰居們幫忙包)。我們還自己做“貓耳朵”,這是一種小孩喜歡吃的零食,我們到糧店里買來面粉,又到食品店里買來苔條、糖,攪拌在一起再切成片,放油鍋里炸,做成了“貓耳朵”,兩個孩子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有一年“六一”兒童節,舟舟所在的幼兒園給每一個孩子發了小動物餅干,舟舟居然舍不得吃,把餅干放在小衣服的口袋里,帶回家給我吃。他一走進家門,見我坐在門口,急急地一邊從口袋里掏出餅干,一邊喊著:“媽媽,媽媽,給你吃動物餅干,吃動物餅干!”看見兒子這么懂事,我眼淚直流,舟舟用小手邊擦著我的淚水,邊把動物餅干往我嘴里送……

  在“文革”期間,由于家境困難,我們節衣縮食。那時衣服舊了,可烈總想讓我穿得好一點,于是他就自己動手重新把衣服染一下。他說他是學化學的,把衣服染一下是小菜一碟。記得他先去商店里,買來一包染料,把染料用水化開,放在我們平時用的搪瓷面盆里,然后把衣服放上去,擺在煤球爐里燒,邊燒邊不斷地攪拌,直至把整件衣服染均勻,再加入食鹽,最后在清水里一過,晾起來曬干就可以穿了。

  以前我們常穿燈芯絨的衣服,舊了會發白,烈自己染一下又像新的了。我有一件草綠色的燈芯絨上衣,是我懷大兒子的時候買的,穿了幾年便舊了,烈把它染成咖啡色,就完全像新的一樣,學校里老師們見了,都以為我買了新衣服。我告訴他們是自己染的,后來有的老師甚至就把自己家里的衣服拿來請烈染。烈熱心助人,給老師們染了好多衣服。烈作為北京大學化學系的畢業生,在“文革”歲月就這樣發揮他的“一技之長”。

  兩個小孩日長夜大,衣服常常很快就小了,去買吧錢不夠,不買吧,那會苦了孩子。于是,烈就動腦筋自己做。當時,家里沒有縫紉機,怎么做呢?烈發現徐家匯華山路上有一家出租縫紉機的店。于是他就去買了許多衣服的紙樣(當時有賣各種衣服紙樣的小店),把布買來自己動手照紙樣裁剪,然后騎著自行車去徐家匯這家出租縫紉機的店里縫好。這樣孩子們就有新衣服穿了。因為當時布料便宜,自己做的衣服要比買的便宜得多。

  從做小孩衣服開始,慢慢地他就開始做我的衣服,也去買了衣服的紙樣給我做。做得最好的是我的一條黑色的“的確涼”(滌綸)百褶裙,我穿起來,老師們都以為是店里買的呢。后來他又給我做棉衣,也做得很不錯。有一次他見我冬天沒有棉大衣,很冷,可那時流行的脫卸式卡其棉大衣很貴,他就想自己做。他去買紙樣,可是脫卸式卡其棉大衣的紙樣買不到,他就只好買了最大的女外套紙樣。照這紙樣裁剪,鋪上棉花,加上里子,結果滑雪衫是做好了,樣子也不錯,只是小了點,因為畢竟是按外套紙樣裁剪的。那年冬天很冷,我就穿上了,雖說顯小,但穿在身上比買來的還暖和,畢竟傾注著丈夫對我的愛。

  會做衣服了,就開始學做鞋子。我們到店里買來鞋面和鞋底,我負責把鞋面縫好,烈則負責把鞋面、鞋底衲在一起,效果很不錯。有一段時間,不管大人小孩,我們幾乎都穿自己做的這種鞋子。

  那年月烈不能寫書了,他是個十分勤快的人,所以不管做衣服或做鞋子,做糕餅給孩子們吃,他都很樂意做。烈很疼我和孩子,他自己很省,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他總是讓我和孩子們先吃。

  烈的工作能力很強,雖然他并非電影學院科班出身,卻很快在廠里成為“強導”——強有力的導演。“文革”后期,毛澤東主席病重,上海奉中央之命,成立“內片組”,拍攝娛樂性影片,專供毛澤東主席病中觀看。這個攝制組五十多人,烈被任命為導演。他常常在攝影棚里通宵工作,每天廠里給通宵熬夜的工作人員都發一份點心。那點心是上海名店——淮海路上哈爾濱食品店生產的,這在當年來說是十分高檔的。平時我們從不問津。每當這些點心發下后,烈寧愿自己通宵工作挨餓也舍不得吃,帶回家給我和孩子吃,這種愛怎不令人感動!

  那時我們家境雖然困難,可家里總是充滿笑聲,充滿歡樂,過得挺溫馨的。同事們都說在那困苦的年月,我們的家是個充滿愛的家。這愛,使我們戰勝了困難。


在“沉思齋”中沉思

  我的住房條件,不斷得到改善。

  前已提及,我隔壁一家是華僑教師。后來,他們全家去了美國,房子一直空關。1988年7月13日,妻的學校把這套房子增配給我們,當時要我們交了一萬元作為增配的費用。這樣,我們家的建筑面積就增加到近九十平方米。一上三樓,右側的兩套房子都是我們家的。

  于是,我不再在“陽臺書齋”寫作。我有了一間十五平方米的正兒八經的書房。那時,上海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張森要寫幾個字送我,問我寫什么好,我請他為我的新書房寫了“沉思齋”三個大字。從此,我的書齋算是有了齋名。

  書房取名“沉思齋”,取義于“歷史在這里沉思”。我這些年來目光注視著歷史,常常陷入久久的沉思。我的一部部新著,是我沉思的結晶。韓愈云:“行成于思。”學問產生于多思之中。

  從此,作為專業作家,我有了安靜的寫作之處。妻為“沉思齋”題詩一首: 葉氏人家書滿屋,千本萬本任你讀。朝朝夕夕書為伴,增智益腦好處多。由于方毅副總理的批示,我在 1980年調往上海市科學技術協會擔任常委。當時,組織上要培養我“當官”。我卻對此并無興趣,只是希望能夠把有限的生命用于創作。我的岳父曾說:“官場一時紅,文章千古在。”我以為此言有理。

  1987年,上海作家協會招聘第一批專業作家,共八人,我名列其中。從此,我成為上海作家協會的專業作家,直至 2000年在這個崗位上退休—雖說對于作家來說,無所謂“退休”,我至今仍在一直寫作,與擔任專業作家時并無差別。唯一的不同,只是年終不必寫本年度的創作小結。

  在 2000年,我曾經回顧自己走過的道路,概括為三次“轉軌”,三次危機。

  我的三次“轉軌”,都是成功的:第一次“轉軌”是從化學專業到電影導演,這是兩個風馬牛不相干的專業,轉軌不能不說是極大的跨越。

  然而,轉軌之后,在電影創作方面,1980年我獲得了電影最高獎——“百花獎”。這表明我的第一次轉軌是成功的。

  第二次“轉軌”是從電影導演到科幻小說作家,同樣是兩種行當,跨度也很大。

  轉軌之后,我被人稱為中國科幻小說“四大天王”之一,擔任世界科幻小說協會的理事(該協會只有七名理事,我是唯一的中國理事)。我的科幻小說《小靈通漫游未來》獲得第三屆全國少年文藝創作一等獎,《腐蝕》差一點獲得1981年度中國優秀短篇小說獎,而《巴金的夢》則被收入1988年度《全國優秀短篇小說選》。這表明我的第二次轉軌也是成功的。

  第三次“轉軌”是從科幻小說創作轉到當代重大政治題材的紀實文學創作,一個“天馬行空”,一個“腳踏實地”,同樣是極大的反差。

  轉軌之后,我成為中國紀實文學創作的主將之一。我的紀實文學不僅在國內廣有影響,而且在海外頗受新聞媒介關注。1989年我被聘為美國傳記研究所顧問。1999年被香港授予“金龍獎最佳傳記文學獎”。2005年我被評為中國首屆十大優秀傳記文學作家之一。這表明我的第三次轉軌同樣是成功的。

  我三度從一個專業“跳”到另一個毫不相干的專業,而且都獲得了成功,表明了我的創造力和適應力都是不錯的。

  然而,三次轉軌,我的終極目標始終沒有改變——獻身文學。

  我也經歷了危機,那是在1983年寒冬,那場“清除精神污染運動”清到了我的頭上,成為重點批判對象。我的作品接二連三遭到“批判”,特別是1983年11月3日《中國青年報》在頭版發表《思想上的黑影》,猛烈抨擊我的長篇小說《黑影》,編者按稱“違背四項基本原則”的作品,是另一部《苦戀》。盡管《黑影》當時改編成電影的計劃受挫,但是經受了時間的考驗,進入20世紀90年代之后,已經三度再版,被稱為“精品”。

  我曾為我的書房“沉思齋”寫照——

  我“進駐”這間屋子時,全部“裝修”工作只花了個把小時——往地上鋪了綠色的化纖地毯,如此而已。沒有糊墻紙,因為四壁擺滿“頂天立地”的書架(從地上直至天花板),書成了“墻紙”!即便如此,我的書還是堆不下,不得不把一大批不常用的書放在另一個房間里。

  我的書房是一座“書城”。我在書房里讀書、著書,與朋友們切磋讀書心得、著書經驗。書櫥里,存放著我的大批著作手稿、專訪記錄本以及數以千計的讀者來信。

  小小書齋,一片繁忙。桌上的三 “U”管臺燈從清早亮到夜深,差不多三個來月就得換上新燈管。圓珠筆芯成了我的“收藏品”,起碼有上百支了,我用的是“豐華”牌粗芯,每支可寫六七萬字。我想,燈管廠或圓珠筆芯廠要征求用戶意見的話,我該算一個。

  作家“鐘在寺內,名聲在外”。外人看來,在許多報刊上常見到我的作品,夠“風光”的了。其實,“坐家”生活是非常寂寞的。書齋如“單身牢房”。終日枯坐,筆耕不輟,只有耐得寂寞的人才能長年累月地過這種青燈黃卷生涯。

  我的長篇,通常是三十至四十萬字,有的五十萬字、七十萬字。一旦開了頭,如同背上沉重的十字架,必須一口氣扛到底,才能撂下。這是一種連續性很強的腦力勞動,無法半途到什么地方轉悠一下,透口氣。

  剛剛甩完長篇,正想歇口氣,可是在寫長篇期間欠下一大堆報刊“文債”,得一一“償還”。還未“還清”,新的長篇又要開始了。

  如此周而復始“惡性循環”,一年到頭,我沒有星期日,也沒有假日,連春節也往往在寫作中度過。我原本喜歡交際,參與各種社會活動,如今我幾乎辭去一切社會職務,以徹底排除種種對于寫作的“干擾”。

  每天除了一大堆信件之外,電話成了我與外界之間的“通道”。國內長途如“家常便飯”,港臺長途以及國際長途也頻頻打來。有時,臺灣朋友打來長途,一打便是半個小時以至一個小時。

  我的作品,是建立在大量的采訪的基礎之上的。一部長篇,采訪幾十人、上百人是常事。外出采訪,成了我的“休息”之機。我與電子為友。每日清晨六時半,床頭的鐘控收音機便自動打開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新聞節目。我一邊聽新聞,一邊起床,“電子”為我的一天揭開了序幕。

  吃過早飯,開始伏案寫作。放在書桌上的一只電子表,每隔一個小時,發出清脆的“嘟”的一聲,讓筆耕中的我意識到時光已經有多少凝固在方格紙上。

  當電子門鈴奏出迎賓曲,我放下手中的筆去開門。客人的來訪,給我帶來了友誼,也帶來了種種新的信息。

  中午,困倦的我,那被筆攪得一片混濁的腦子,巴不得有片刻的安憩,以求沉淀一下。不過,我只是打一個盹兒而已。下午一時整,電子表便會發出三十聲“嘟”。盡管那聲音如同金鈴子的鳴聲般輕微,我卻如同聽見上班的汽笛聲,從躺椅上一躍而起,又伏案勞形了。

  晚上,從六時半至七時半,我總消磨在電視機前。先是看上海臺新聞,再看中央電視臺新聞。七時半之后我便與這位“有聲有色”的“電子”朋友“拜拜”。其實,我從小便是“影迷”、“戲迷”,可是如今繁重的寫作任務使我無法成為“電視迷”。一位友人曾問我看過上海電視節的幾部電視片,我只得攤攤雙手搖搖頭——一部也未曾看過!

  倒是我的那位“坐”在書桌方架上的“電子”朋友——立體聲收錄機,常有機會跟我“聊聊”。我不時把采訪錄音磁帶放進去,細細凝聽。勞累時,我則把電鈕撥到收音機開關上。立時,從兩只喇叭中瀉出悅耳的立體聲音樂,使我為之一爽。中外名曲,使我沉醉于行云流水般的琴聲和親切甜美的歌聲之中。一曲聽畢,關上,屋里一片沉寂,我又埋頭于方格紙上的“世界”,沙沙握管。

  夜深,當我看到鐘控收音機上那亮閃閃的紅色數字“23”出現,哦,它催我該入夢鄉了。

雙人傘:葉永烈家庭傳記下載鏈接

 

已下載3次           已下載5

下載須知:本站所有電子書資源由網友提供,如有失效鏈接,請更換資源后再次下載;所有資源本站不負責保存。

電子書下載txt免費下載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全集全本完結 小說下載 txt 電子書 免費下載全本 誰知我電子書下載

熱門標簽

Copyright @ 2014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 誰知我電子書下載 版權所有 冀ICP備14017808號-3

排列三走势图带